第十八章:所谓出兵,只不过是一场戏【1 / 2】

“呵呵,看来我真份礼物还真是惊到妹妹了。”那位高傲的大小姐走到四小姐面前,蹲下身抬起她的下巴,“贱人,告诉你吧,这就是你那该死的娘亲的左手,你知道我是怎么活生生把她的手砍下来...不,应该是割下来的,你知道吗?当时啊,她那个叫喊声,还真是恐怖,啧啧,太血腥了太血腥了。”瘫坐在地上的四小姐瞪大眼睛看着这个她平日里声声呼唤的大姐,她知道大姐不喜欢她,但她想要依然讨好她的大姐,可今天,她明白了,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穿着富贵的女人往前走了几步,抬起手一巴掌打在眼前这已经浑身是伤的女人脸上,“你这个贱人,真不知道皇上是不是瞎了眼,居然会看上你,还有你那个该死的娘,要不是她,你也不会参加选妃,皇上恐怕也不会看上你。我的好妹妹,你以为父亲不敢动你娘,我就不敢了吗?来人,把东西拿进来。”“呵呵!大姐?那我是不是该唤你一声四妹啊?”女人冷笑到,眸子里透露着狠毒和厌恶。“但是公公,这会坏了规矩的,新婚之夜入住凶宅,是不吉利的。”喜婆一脸为难地说,还狠狠地看了一眼花轿,因为喜婆,也不想进羽沁宫!“救命啊!你们翻开我。”女人挣扎着,却换来一个巴掌。“贱人,你居然敢瞪我,你们两个,把那只断臂给我扔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