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节 高压崩溃之后【1 / 2】

老师是谁?好熟悉的感觉……老师……老师是我!以后要是讨厌谁,就把他摁在沼泽里,让他尝尝滋味。忽然有个声音,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有人在呼唤。——夜晚很黑很冷,雨很大,把血冲得到处都是。他觉得安娜说得不对,他很胆小,可他一点都不心软。——夜晚很黑很冷,有个冷冰冰的声音嗡嗡作响。他抱着安娜,抱了整整一晚,安娜的身体没有暖和一点点。“老师、老师……”从来在驾驶位上端坐巍然不动的钢铁之躯,此时却在颤抖中佝起,他蜷缩起双腿,抱着膝盖,哆嗦着把头埋在腿间,全身瑟瑟发抖,像个无助的孩子。教官说得对,他太弱了,他跑不掉。黑暗从四面八方涌来,它们要撕裂他,要吞噬他。——夜晚很黑很冷,安娜从后面抱着他,和他说不要害怕,害怕只会死得更快。他不害怕,因为安娜说过,害怕会死得更快。刚才做噩梦了吗?仿佛被一记闪电劈中,眼前无边无际的黑暗烟消云散,散乱的意识洪流仿佛受到惊吓的野兽,齐齐潜入大脑深处。好冷,好饿……要是活下来,他要喝一碗热腾腾的粥,吃两个刚出笼的包子,不,吃三个,好好庆祝一下。安娜说,你不要做杀手,想办法逃出去。他问为什么,安娜说,你胆小心软。高压支撑崩溃!——夜晚很黑很冷,没有风。这是最冷的夜晚,冷得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