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纯很暧昧前传 第053章 再遇陈天雷

小说:很纯很暧昧前传 作者:鱼人二代 更新时间:2018-12-22 15:33:40 源网站:雅文言情
  临上飞机的时候,陈薇儿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和我一起马上回去,让陈母不要着急。yawen8

  下了飞机,我打了辆车和陈薇儿直奔她家的方向。

  陈薇儿家虽然有钱了,但也没有换房子,还是住在原来的地方。进了屋,就看见陈母急得在屋里走来走去。

  而让我惊讶的是,陈天雷居然也在,正坐在沙发上皱着眉头吸烟。见我来了,急着道:“刘磊,快帮我想想办法,我在内地这边也没什么关系,唉,阿龙这孩子脾气暴,在派出所别挨打啊!”

  “陈泽龙也进派出所了?”我奇怪的问道。

  于是陈母就把事情的经过讲给了我,原来陈天雷自从把陈氏集团交给我后,就骗陈泽龙说自己破产了,然后带他来到了新江找到了陈薇儿的父亲也就是他的弟弟陈天雨,在陈天雨这里借了三千块钱以后,父子俩就在附近租了个房子,而陈泽龙也懂事儿了许多,开始自力更生起来,但是现在内地找工作是何等的困难,大学毕业生都很难说,何况陈泽龙这种什么都不会地大少爷,好在陈泽龙身体素质还不错,找到了一家建筑工地,当起了力工。

  可是到了工程结束,那个老板居然托着不给钱,还找了一帮像黑社会一样的混混拿着棍棒把包括陈泽龙在内的工人一顿暴打,并威胁说如果再敢来讨工钱,就让他在这个世界永远消失。

  陈泽龙哪能受得了这种委屈,大少爷脾气就上来了,当天晚上就在那老板公司的门口堵到了那个老板二话没说拿着砖头就是一顿猛硝。结果当天晚上,陈泽龙就被派出所的人给带走了。陈天雷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又不懂大陆的法律,于是急匆匆地跑到陈天雨家想让陈天雨帮忙想想办法,陈天雨一听陈泽龙把人打了,就赶紧从银行的自动提款机取了些钱赶到了派出所,没想到派出所的人根本就不让取保候审,甚至连面都不让见,结果陈天雨一气之下就和派出所的人打了起来,也被抓了起来。

  我感到很奇怪,一般这种案件都可以取保候审,也没打死人,无非就是多赔点儿钱,怎么能连面都不让见?

  “哪个派出所的?”我问道。

  “就是咱们家附近的菜市口派出所。”陈母说道:“小刘,你要想想办法啊,你关系多,上次陈勇的事儿就多亏了你帮忙!”

  我点了点头道:“你们和受害人接触过了么?”

  “还没有,我和他大哥又去了一趟派出所,人家不告诉我们那个老板和他家人的联系方式!”陈母摇头道。yawen8

  “好吧,你们等着我,我先去看看怎么回事儿!”我说道。

  “那你小心啊!”陈薇儿嘱咐我道。

  我应了一声出门叫了一辆车直奔我自己家,在我的抽屉里有一个电话本,上面有姜永富家的固定电话。本来我也可以找赵爷爷的,但是这种小事儿不好意思麻烦他老人家,再说这都半夜了,打扰他老人家休息就不好了。

  回到家里,我简单的和父母说了一下情况,我爸立刻就要和我一起出去,我没同意,对我爸说道:“爸,您放心吧,我的能力您还不知道么,肯定没什么问题!再说这事儿陈泽龙固然有错,但那个老板也该打,您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我爸点了点头,也知道自己的儿子为人处事比自己强多了,也就不再说什么。

  我找到了姜永富的电话,赶紧拨了过去,还好这个没有停机。

  “喂您好,我找一下姜部长。”我记着姜永富已经升迁当上了市委宣传部的部长。

  “哦?你是谁啊?”那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我们家老姜已经休息了,你有什么事儿明天再打来吧!”

  “我是刘磊,麻烦您帮忙叫一下,我有急事儿!”我说道。

  只听电话那边传来了姜永富的声音:“是谁的电话啊?”

  那女人说道:“不知道,好像叫什么刘磊,还管你叫部长呢,肯定不是你的领导或者熟悉的人,要不怎么不知道你升官了呢!我看八成是找你办事儿的……”

  那女人还没说完,姜永富就打断道:“你懂什么你,我发现我的官做大了反而架子小了,而你的架子还越来越大了,赶紧把电话给我,别耽误了正事儿!”

  那女人咕哝了一句,我就听见了姜永富的声音:“刘老弟啊,怎么这么晚了想起给老哥打电话了?”

  “怎么,你又升官了?”我奇怪的问道

  “呵呵,就那么回事儿吧,这官越大事儿越多,还不如原来当局长的时候自由了。现在想玩会儿麻将都没时间了。”姜永富抱怨道:“前几天刚调走的,老厅长退了,我去省厅当个副厅主持工作。”

  “呵呵,恭喜你了,张厅长!”我说道。

  “什么恭喜不恭喜的,找我有什么事儿?”姜永富说道。

  “是这样的……”于是我就把陈泽龙的事情说了一遍。

  “哦?你在菜市口派出所等我。我过去帮你看看怎么回事儿!”姜永富说道。

  “你现在这么大官了,处理这种事儿不太好吧?”我问道。

  “这有什么,再说了,监督下面办案本来就是我的职责。”姜永富说道。

  我下楼后从车库里开出了我那辆奔驰s600,~所。刚到派出所门口,把车停好,身后就传来了车喇叭声,我抬头一看,是辆白色的法拉利跑车,从车窗里伸出一个包着纱布的脑袋对我吼道:“妈的,把车让让。别占我地方!”

  我一听乐了,这人还真搞笑,自己找不待地方停车还让我给他让让。

  “你没病吧?”我问道:“这地方是你家的还咋的,你有产权证阿?”

  “你让不让!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纱布脑袋从车上跳了下来。

  呵呵!今天真有趣了,早上在学校那个张佳明就问我知不知道他是谁,这会儿这纱布脑袋也这么问,现在这人都怎么了!

  “我说你这人脑袋包得跟木乃伊似的,是不是让人打失忆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我揶揄道。

  “妈的,你不认识我的车牌么?在新江还没有人敢和我抢车位!”纱布脑袋指着自己的车牌吼道。

  我心中纳闷,难道我这几个月不在新江,这里又冒出一个黑社会老大来?要不咋能说话这么牛叉呢!

  我低头一看,这家伙的车牌是松a66666,靠,果然好像很牛,不过比我好像还差了一点儿。我也没空跟这装逼的家伙墨迹,现在还有事儿要办,反正已经记住他的车牌了,改天让郭庆的小弟把他找出来揍一顿。

  我指了指我那块松a88888车牌说道:“你不认识我的车牌么?”然后也不管他反应如何,转身走进了派出所。

  没想到我刚走进派出所,那个纱布脑袋也进来了,看见我一愣,不过随即又转向一个警察,从兜里掏出一张纸说道:“张所长,这是我的验伤报告,你看,颅内严重出血,重度脑震荡,有可能将来就是植物人!所以这次的凶手必须严惩,一定要判他个十年二十年的,我要让别人知道,惹了我严一同的人就是死路一条!”

  那张所长尴尬的接过那份验伤报告,然后说道:“严总,您别激动,我们已经按规定把犯罪嫌疑人给抓了起来,并且没有让他的家属取保,不过您这验伤报告是不是……”

  “怎么的?你不相信是不是?我把纱布给你摘下来看看阿?摘下来你也看不见,你眼睛也不是x光,这医院的证明还能有错!重度脑震荡!我告诉你,赶紧给我把那小逼崽子处理了,不然我可是到人大施压了!”纱布脑袋严一同说道。

  我一看,真巧了,原来这纱布脑袋就是那个被打的建筑工地老板,于是我上前说道:“这位是张所长吧?我是陈泽龙还有陈天雨的家属,你看这位严总像是脑震荡的样子么?”

  “这……”那张所长没想到这陈泽龙的家属就在一旁,此刻也是尴尬无比,可是这严一同又是不依不饶的,自己也很是难办。

  “你是陈泽龙的家属?”严一同此刻心里也有些开始打鼓了,因为他刚才在门口特意仔细看了一下我的车牌,看后不禁有些后怕。

  严一同之前就听人说过,松a88888块车牌是原来松江省的老大郭庆的车,但是后来这车就消失了一段时间,严一同也就没怎么在意,今天突然看到不禁吓了一跳。

  (因为我上北京后把车借郭庆开了一阵子。)

  可是严一同也没听说陈泽龙有什么厉害的亲戚啊,松江省老大的亲戚能到工地当民工去?这么一想,严一同的心理就有底了,看来一定是郭庆把这辆车转卖出去了,看眼前这个人也不像是个道上的人,没准儿就是个有钱的大老板。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圣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很纯很暧昧前传,很纯很暧昧前传最新章节,很纯很暧昧前传 雅文言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